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荣州蝶画向文化产业化目标迈进

2020-01-18 19:55:04来源:乐彩网网站网分享到

□ 记者 蒋周德

凤蝶、粉蝶、蛱蝶、环蝶、灰蝶……100只漫天飞舞的蝴蝶姿态各异、神态逼真,无论品种、花纹,还是形态,没有一只雷同。这是荣州蝶画的代表作《百蝶图》,许多蝶画家都创作过同名作品。

蝴蝶本是毛毛虫,蜕皮变成蛹后,经过一次次努力,最终穿破蛹壳变成五彩斑斓的蝴蝶。荣州蝶画的创立者、传承人,其人生亦如此。上世纪80年代,荣州蝶画蜚声中外。如今,荣县美术书法家协会正在引领广大蝶画家、爱好者,踏着铿锵的脚步,向着文化产业化目标迈进。

独具一格  荣州蝶画五彩斑斓

寒冬里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格,照在曹志辉棱角分明的脸上,以及他正在创作的一幅蝶画上。曹志辉是荣县美术书法家协会主席,以钢笔画、油画创作为主,蝶画创作并不多,但对蝶画感情深厚。

上世纪70年代末,曹志辉在荣县城关中学读初中时,上学、回家要经过住在北街的荣州蝶画创始人詹联科家,他总要趴在窗口看其作画。看得多了,曹志辉便有了画蝴蝶的冲动,他到野外去捉了几只蝴蝶,仔细观察后便认真“临摹”。他拿着自己的画作请教和蔼可亲的詹联科。“小朋友画得很生动,只是这里如果这样画就更好……你要坚持画,画好了再拿来我看看。”那时, 詹联科已年近八旬。

詹联科(1899年1月-1992年2月)出生于书香门弟,大舅刘华能诗善画。在刘华引导下,詹联科逐渐走上了画蝴蝶之路。他中学毕业后,因绘画在荣县城小有名气,被县立高等小学校聘为美术教师。1925年后,他先后在内江县中学等多所学校任教。

上世纪20年代中后期,詹联科曾数次与好友、生物学家刘书到雅安等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搜集蝴蝶,先后捕捉1600余只。这些蝴蝶花纹、颜色、形态、品种各不相同,为詹联科作画提供了丰富的样本。日久,他“胸有成蝶”,作起画来得心应手。

前人所画蝴蝶未能完全将蝴蝶的神态表现出来,詹联科自制炭精,以没骨手法直接施墨敷彩,眼脚触须则用细笔勾画,使得蝶画活态毕现。1931年至1933年,詹联科任教内江县中学,画坛耆宿邱永培和国画大师张大千对其所绘蝴蝶高度赞赏。张大千深赞詹联科笔下彩蝶“神韵逼真,极有生气”。

不少贤达人士向詹联科求画。高石梯森林公园古石梯中的半山腰有一处平坝,依稀可见石灰瓦和砖,是基督教堂遗址及“西人避暑处”。1903年至1950年,这里是省基督教会支持建设的外国人在四川的四大避署胜地之一,生活着上千名加拿大等外国人。这些外国人纷纷购买詹联科的蝶画,他们还将蝶画作为节日礼品寄送给国内友人。

詹联科的《百蝶图》等作品曾先后在北京市中国画廊、颐和园画廊等地,与张大千等大师的作品同时展出,还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四川日报》刊发。

荣州蝶画画派的形成,与詹联科的高徒万钟(1914年4月-2002年7月)的弘扬作用密不可分,他们被美术界尊称为“荣州二蝶”。万钟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个人画展,由该院副院长阿老撰写前言。上世纪80年代,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、中央电视台、峨眉电影制片厂先后拍摄制作《荣州二蝶》《蝶痴》等纪录片。

技艺传承  没骨工笔画后继有人

“蝶阵横空舞态翩,芳菲遍楚柳如烟,庄生一梦真堪羡,处处何如栩栩然。”这是我市著名书画家、诗人黄宗壤,对万钟的得意门生罗美新美术作品的评价。作为万钟仅有的正式行过拜师礼的徒弟,罗美新画出的蝴蝶工细雅致、色彩艳丽、富有生气,在我市美术界中国画之花鸟画艺坛上独树一帜,也是荣州蝶画当今的代表性画家。

罗美新自幼爱好美术,在长征机床厂铸工车间做行车工期间,结识了美术爱好者胡玉龙。胡玉龙工笔仕女图画得非常好,罗美新虚心向其请教工笔绘画技艺。

胡玉龙与万钟是忘年交。1994年4月,万钟过80岁生日,胡玉龙叫上罗美新前往贺寿。罗美新结识万钟后拜其为师,由此与蝴蝶画结下不解之缘。

万钟传授罗美新画蝴蝶的绘画技艺,是没骨工笔画。工笔画是一丝不苟规规矩矩用笔的美术作品,图案逼真。万钟见罗美新虚心、好学,又有工笔画基础,就热心栽培。

“有一天,我在窗外的草丛中逮蝴蝶时,看见一只奇美的花蝴蝶,就不顾一切地追,眼看要追上了,我双手按去,却按住了一堆狗屎。”罗美新说,学画蝴蝶的前几年,他工余时间除了上荣县请教万钟,就是到蝴蝶多的地方扑捉蝴蝶,仔细观察蝴蝶的生理结构、生活习性等。他大量阅读万钟及他人编著的《名家国画技法.草虫画谱》《画蝶技法》等蝴蝶画书籍。

罗美新也像老师一样,在生宣纸上绘蝴蝶。生宣纸,墨落在上面会洇散。他在老师的指点下,经过数十次努力,终于把握好用笔轻重和墨汁浓淡。蝴蝶翅膀多为黑色,处理不好显得笨重、呆板,要表现它色彩厚重、质地轻盈,且舞姿优美,并非易事。罗美新掌握了生宣纸的特性和蝴蝶的特性,让动物科学与艺术结合,一只只蝴蝶生动地跃然纸上。

罗美新画蝴蝶,十分注意两根须及腿的变化,一幅画里数十只蝴蝶形态不同、神态各异,但都逼真。他创作的《蝉蝶》构思奇妙,10多只蝴蝶在绿草丛中翩翩起舞,春的气息异常浓郁。

前景广阔  打造文化特色产业

上世纪80年代,荣县文化馆每年暑假都要举办蝶画培训班,邀请詹联科、万钟授课,培养了一大批蝶画爱好者。蝶画属于工笔画,像绣花一样费时费神,坚持创作的人不多。2016年4月,曹志辉当选荣县美术书法家协会主席,提出了“巩固提高荣县漫画,传承弘扬荣州蝶画”。

“我为啥要抓蝶画创作?一是有感情,不仅是孩提时爱趴在詹老窗口前看他画、请他指教,1981年暑假首届蝶画培训班,我还跟班去学了一个多月;二是荣州蝶画有非常大的产业前景。”曹志辉说。于是,荣县美术书法家协会成立了蝶画专委会,吸收了近30名成员,其中有万钟的子女万邦、万俐。近4年来,该专委会每年至少召开3次工作会,每年至少举办一次展览;政府许多大型文化活动,都争取加入蝶画展销项目;在县政协相关会议、县文艺工作会上,曹志辉都要呼吁对蝶画给予重视,并举办公益性蝶画培训。

“我自从考上大学后就没有画过蝴蝶画了。近年来,为振兴蝶画,我带头创作蝶画。”曹志辉说。“匠气”是工笔画固有的特征,如果蝶画家、爱好者没有钻研过其他画种,就容易陷入匠人困境。不过,如今荣州蝶画创作队伍中,年过六旬的芮小明、陈仕明,50多岁的黄莉、40岁出头的罗静林……他们将花卉写意与蝴蝶工笔相结合,成绩不俗,都有作品参加过省级相关展览。

今夏,26名会员为某酒店集体创作了6幅蝶画作品,其中尺幅为6米x2.8米的《盛世荷风》《放翁戏蝶》,26人都留下了墨迹,两巨幅作品分别有30多只、50多只神态逼真的蝴蝶。

“总体来说,当今的荣州蝶画匠人痕迹明显,要作为美术艺术的一个门类迈上更高台阶,需要进行革命性的提升改造。”曹志辉认为。“但是,因其是工笔画,而且往往写实得惟妙惟肖,被大众审美的接受程度非常高,因此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,而且可以产业化、规模化生产。”他说,荣州蝶画极强的装饰性,不仅可以直接悬挂于家中及办公室、会议室、酒店等公共场所,而且可以运用于茶杯、衣服、裙子等,尤其可以与竹编、土陶等荣县本土“非遗”产品、工艺品结合,因此蝶画具有极大的延伸价值。

荣县美术书法家协会在引导会员创作出更好作品的同时,通过展销、结集出书等进一步宣传、推广荣州蝶画,争取早日建成研究、创作、展销基地,让荣州蝶画这一文化品牌发扬光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