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老父母的伫望

2019-08-12 23:42:10来源:乐彩网网站网分享到

□ 赵义华

放假了,我急切地回到富顺安溪农村的老家,因为那里生活着年已古稀的老父母。

一大早,我牵着大宝、背着二宝兴匆匆地乘车,一路上客车停停走走,每一次刹车司机的脚都犹如踩在我的心的某处,因为工作的原因,许久没回家了,那急切的心情只有我这个当女儿的才晓得。

下车后沿着新农村建设后修筑的水泥便道,两个儿子兴奋得叽叽喳喳闹个不停,而我,驻足在这看似陌生而又倍感亲切的村道上,思绪既是凝固的,又是飘曳的,因为这里留着我挥之不去的美好童年,更有我沉甸甸的家乡情结!

我看见满头银发的老爸、老妈站在家门口伫望。他们用堆满沧桑的手掌遮挡着刺眼的阳光,以此确认走来的是不是他们惦念中的四姑娘。

当两个小宝贝奔跑着、追逐着叫嚷“外公、外婆……”时,两位老人高兴地蹒跚小步走了过来,一人抱着一个娃,又是亲又是问“想外公没?”“想外婆没?”……我那两个嘴甜的儿子一个劲地回答“想,很想……”

而我呢?却伫立着,看着这常人口中说道的“隔代亲”,我的内心被这种莫名的幸福氛围包裹着。

我快步走近父母,一声“爸、妈”从心底里燃起了这旷久的思念,嘘寒问暖间,我突然发现父母的头上已堆满了白发。

就在那一刻,我不经意间陷入了沉思——

忆儿时,轮番闪烁的油灯里,我们兄妹四个徜徉在父亲永不倦怠的故事长廊;过年的灶头旁,我们挤守在来自母亲的“馋馋”流淌;放学回家的田埂上,我们总能感觉在离家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会触抚到爸妈期盼的目光;待到金秋那星月交辉时,我们也能亲抚到父母肩头满满的背筐!

生活恰似一根藤!凝望那门背后光亮的扁担、老屋里陈旧的箩筐,我突然发现这就是父母一生的行囊。他们用粗糙的双手,挑起生命里的爱,从那个叫安溪的沱江河畔出发,沿着崎岖、踏着晚霞,一路颠簸把我们挑进了城里。

走进家门,满屋飘香。我最爱吃的包谷、被切开后呲着牙的西瓜、老爸亲手推磨的豆花,让我体验到了家的味道。

平时寡言的老爸,今天话特别多,不停地跟他的小外孙比划着、唠叨着,带着他们去看圈里的猪、棚里的羊以及笼子里的兔。

时间快速流淌,特别是在兴奋的时刻。就一会儿的功夫,母亲神奇般地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原生态菜肴,老爸也破例倒了二两高粱酒,一家人围坐在那张据说跟我同龄的方桌旁,七嘴八舌地品尝那源自心里的甜蜜和幸福。

下午返回市区的时候,我的“行旅”增加了不少农家蔬菜,那环保袋里已完全装不进去了,老爸还不停地想办法往里放。母亲呢?站在旁边不停叮咛着我到家后“把菜分类放在冰箱里”。

临走时,父母一人一个帮我抱着孩子,把我们送到公路边的车站,伫望着,久久不愿离去。

想当年,就是在这个路口,父母历尽千辛万苦把我们兄妹四个送进他们向往的城市,多年以后他们又无数次地在这个路口盼望儿女们回家。

返回市区的路上,我情感的涟漪不断起伏,平生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父母的老!那银色的发丝牵得我心痛;那枯萎的手背让我寒颤;那模糊的眼神让我体会到了岁月的残忍……但我从未想过父母会老,因为我始终把自己当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

安溪老家,有我的老父母在伫望,我的心总是温暖、眼睛总是湿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