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【我与共和国同龄】邓佑云:以光影的力量定格家乡时光

2019-08-08 20:45:38来源:乐彩网网站网分享到

一个镜头,一部相机,一座城市。与共和国同龄的邓佑云透过手中相机小小的取景框,拍摄了上万张弥足珍贵的照片,于光影中讲述了属于富顺的故事。

大价钱置办“小玩意”

邓佑云是土生土长的富顺人,虽然已经退休,但他还有两个头衔:富顺县文联副主席、乐彩网网站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

因受舅舅影响,他从小就对摄影有着浓厚的兴趣。不过,真正拿起相机还是在中学时代。那时,他第一次借了一部幸福牌120折叠式相机,用省吃俭用的钱购买了一卷胶卷,按照上面的说明操作,拍摄了家人和同学朋友的照片。

“那个年代的相机操作简单,光圈、快门速度没有几个档。”邓佑云回忆道,可当他兴冲冲地去相馆拿冲洗出来的照片时,却发现大多数照片曝光过度,甚至有些构图都不完整。邓佑云这才明白,摄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,而是一门技术。

没有建桥时的牛佛渡口赶场天(邓佑云摄)

有了这次失败的经历,邓佑云购置大量的摄影书籍,开始潜心学习摄影技术。

上世纪70年代,邓佑云花了60元钱购买了人生中首台双镜头海鸥牌相机,让所有人羡慕。在当时来说,这笔钱算得上“巨资”,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。之后,他开始自己摸索冲洗,自制印相箱。

小照片见证大变化

1979年,邓佑云从富顺县五交化公司调入富顺县文化馆工作,成为了一名摄影专干,彻底将爱好变成了工作。虽然工作频繁变动,但他永远不变的是对摄影的热爱和执着。

几十年来,邓佑云的足迹踏遍了富顺县的每一个旮旯角落以及所有乡镇、林场,留下了上万张弥足珍贵的照片,涉及各个历史时期,各行各业,方方面面。其中,不少老照片还被收录到《富顺背影——世纪老照片》一书中。

每张照片的背后,都有一个故事。照片相连、故事相串,就是几十年来富顺县发展变化的清晰足迹。

“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,照片中的不少场景早已变了样,只停留在记忆中。”邓佑云说,最为经典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拍摄的一张富顺客运车照片,曾引发了乐彩网网站人民对气包车满满的回忆,并全城搜索这张照片的拍摄者。“这张照片拍摄于1980年富顺的西门客运站,是我陪同新华社和川报记者在采访时拍下的,没想到成为‘网红照片’。”邓佑云说道,现在,照片上的三层红砖房和气包车已不复存在,西门客运站也改名为吉祥运输公司,气包车也更换成了高级公交车,但这张照片多次被各大报刊、网络使用,成为了乐彩网网站人民的相当长一段时期的记忆。

“这就是影像的力量,能把时间定格在那一刹那,我很骄傲自己能记录下了这些画面,可以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家乡。”邓佑云云淡风轻说道。

在邓佑云的众多作品中,还有一张照片极具纪念意义,它记录了富顺发展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“富顺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产过汽车,但很多人都不知道。”邓佑云介绍道。在他的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,车头正方写有“征途”字样,下方是“Fushun”拼音。“这是富顺县运输公司自行设计自产的第一辆征途牌旅行车,有20多个座位。拍摄时间是1982年,车辆上牌后即将投入运营时拍摄的。” 邓佑云回忆说。

拍摄技艺与时俱进

因为当过新闻记者,所以邓佑云的拍摄内容大都与富顺这座城市变迁息息相关。他总是说,摄影是在记录城市发展的脉搏。因此,他的照片也成为了富顺县一笔宝贵的历史史料。

翻着一张张的黑白照和已有些许褪色的彩色照,再看看电脑里的色彩鲜艳的数码照,邓佑云感受最深的就是:过去拍照片要用胶卷,一筒彩色胶卷17、8块钱,最多可以拍36张,洗照片要经过暗房冲洗。如果拍彩色照片,胶卷只能到成都、重庆、广州等地,洗照片、取照片都要来回跑,太折腾。

“现在,相机都是数码相机,想拍多少就拍多少,回家往电脑上一传,还可以进行后期处理。”邓佑云说道,几十年来,他的相机也在不断更新换代,从起初几十元的海鸥到数千元、甚至上万元的徕卡、索尼、佳能、尼康不等,有10余台。

尽管已近古稀,但邓佑云一直没有停下拍摄照片的脚步,随时把相机带在身边,走一路拍一路。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,爱人也爱上了摄影。

邓佑云说,这一张张照片的尺寸不大,但是这一年年的生活变化却很大,通过他的镜头可以勾起美好的回忆,见证发展的印记——老百姓的日子更好了、城市的面貌更美了、国家的实力更强了。如今,他也在与时俱进,开始玩起了无人机航拍,换个角度记录自己的家乡和美好的时代。(记者 卜一珊 摄影 黄亚飞)